朝阳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旅游

副县长回应女儿炫富包是山寨的为何公众不信

来源: 作者: 2019-02-03 02:24:35

副县长回应女儿"炫富" 包是山寨的为何公众不信

女儿在微博上“晒”出的一张照片,把尤成华父女俩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照片来自“小希希xi”的新浪微博。照片上,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孩,戴着太阳镜,右手挎着一个橘红色包,左手提着一个旅行包,背景是机场。根据外形,友们猜测,女孩右手的包是“爱马仕”牌,左手的包是“LV”牌,均价格不菲。

同时,“小希希xi”曾发微博说:“我们一起送给叔叔的生日礼物。一万七千多,我负责六千”;“我的(衣服)太多了,整理起来才发现还有一大堆新的,都忘了穿”;“你真害人,欠费就停机啊,害我一次缴纳了一千块钱的话费,那是我刚收的零用钱啊,就给你吃了,真心痛”……

友很快发现,“小希希xi”是个女孩,真名叫尤异希,是某高校在读大学生,她的父亲叫尤成华,现任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。

友认为,尤异希是在“炫富”,父女二人很快被友贴上了标签:“副县长”和“官二代”。

副县长:包包是山寨的 友:不信

9月26日,尤成华通过媒体公开回应:女儿所谓“炫富”的包,都是在上买的仿制品,每个包的价格都在90元左右。

尤成华解释说,照片上的两个包并不是名牌包,7月时,女儿在淘宝上买了两个包,都是90元左右,快递员送货来时,自己也在家,女儿贵的包是在大一的时候买的,是一个黑色的包,花了200多元,后来女儿把包给了我妻子,一直用了3年,“这些包都有单据可查的”。

尤成华对中国青年报说,自己是军人出身,上过战场,懂得勤俭节约。

针对友对尤异希花费高昂的质疑,尤成华对媒体回应,自己每月给女儿800元生活费,有时候考虑女孩子要用些零花钱,也就100元、200元地给。

对于一次缴纳千元费,尤成华解释说,女儿的费一直是家里交,妻子连续3个月都忘记给女儿交话费,可女儿的并没有停机,到了7月份停机时,已欠费900多元。

尤成华进一步解释说,妻子认为女儿的费过多,就只给了她500元,女儿把自己攒下来的几百元零花钱也交话费了,并在上写微博说交话费一次交一千,友就误认为她在“炫富”。

尤异希也向媒体做出回应,她承认微博是自己发的,并提供出自己买包的两个店和交易记录,在店上,两个包的标价分别为80元和91.20元。

“我像其他女孩子一样,希望自己漂亮一些,同时展现自己满意的照片,满足女孩子的虚荣心,没想到大家认为那是名牌包。” 尤异希说,“自己没有想要‘炫富’。”

友对二位当事人的回应并不买账。

在人民强国论坛的深度讨论区,帖子“副县长女儿的LV是山寨货,信不信由你!”被置顶。这个9月27日9时54分发出的帖子,在当天19时45分已经有11186次点击, 回帖中,几乎所有的友都表现出不信任的态度。

一位名为“转业中校”的友在回复中尖锐地说:“她爹坑民,她坑爹,纳税人才是羔羊。”但他并没有说出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。

一位友揶揄说:“我想花90元在淘宝给媳妇买一个LV、一个爱马仕,请尤异希介绍个店铺。”

甚至有友发帖称已经找出尤异希的男友、她带名牌包出国旅游的照片和她虚假的购记录,引来友持续围观。[1][2]下一页事件渐渐演化成对公权力的不满

面对质疑的声音,尤成华对中国青年报直言,事件渐渐演化成了“仇官”:“如果我是个普通老百姓,可能公众就相信我了。”

尤成华说,近5天,女儿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,不好好吃饭,也没怎么睡觉。许多追到家里,看那两个包,自己也向上级领导说明了事实经过,并上交了相关消费的原始单据。

“女孩都爱打扮,女儿就是臭美,没有其他意思。”这些天,尤成华都会上看评论,他不同意友说女儿在“炫富”,也非常气愤有人在微博上“克隆”女儿的身份注册,发表激化事件的言论。

注意到,尤异希删除了自己微博上的所有内容,她关注的人数也变成了“0”,友已经无法通过微博和尤异希直接对话。

中国青年报9月27日分别致电锦屏县纪委监察局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纪委,锦屏县纪委监察局办公室龙姓工作人员告诉:“锦屏县于今天上午,就事件中的相关问题向尤成华副县长进行核实。”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纪委办公室王姓工作人员告诉:“州领导都知道此事,非常重视,正在调查。”

两位工作人员均称,请示领导后会确认,调查核实的过程保密,没有更多的信息告诉。

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博士认为,事件的起源是公众质疑一个官员的女儿“炫富”,在当事人说明情况后,公众表现出的是对尤成华的不信任,而这样的不信任来自尤成华“副县长”的身份。

“说到底就是公众对公权力的不信任,解释不清。”邓国胜说。

邓国胜分析,这样的不信任,来源于整个社会长期的矛盾积累,公权力在使用的过程中不透明,缺乏有效的监督,大量利用公权力寻租的例子让老百姓无法信任官员的话。

邓国胜说,借某个事件发泄对公权力不满,在络世界里越来越普遍,“民需要客观公正地用事实说话,政府信用体系也需要重建”。

“官员财产公开是化解问题的良药”

“官员财产公开是化解问题的良药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律师韩德云直言。

在此事件中,韩德云认为,有两个方面值得注意:是当前的大背景下,民众对官员的信任程度很低;第二是现在没有官员财产公开的制度,民众对官员实际财产情况不了解,更多的是依据消费状况、消费习惯猜测官员的消费能力,在怀疑有不恰当的消费时,就有可能酿成事件。

“任何一个人,不管他是副县长还是老百姓,如果钱来的是正当的,买LV也无所谓。”韩德云分析说,现在民众在猜测官员的钱是不是来的正当,如果这位副县长主动公开自己的财产,公众就会一目了然,知道他的消费能力、消费习惯和消费水平,“那怕一年就挣6万元,节衣缩食买品也没人管”。

注意到,我国《关于党政机关县(处)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》将申报的范围确定为官员及其配偶、子女,将房产、投资、配偶和子女从业情况等都列入了报告内容。

但财产公开一直“步履蹒跚”,目前仅停留在尝试阶段,没有全面铺开。

韩德云同时认为,猜疑一个官员及亲属的某种消费行为,就认定他一定腐败,这样的络思维对官员不公平,“关键是用制度让官员处于阳光的监督之下”。 白皓前一页[1][2]

铸石板厂家价格
油罐车价格公司
片碱厂家直销

相关推荐